老照片的记忆

授课老师开课,首先放了一首诗,其次是自己年轻时的照片。

老师从自己本科毕业,出国留学,收养了一只无意间飞进家里的鸟并且可以和家里的猫和平共处,因为认真工作没注意仪容发现自己原来是卷发,十几年的科学工作发际线逐渐后移,女儿长大了出门上学鸟儿也渐渐离开家里。

即使简单,时光冉冉。

了解别人的经历是一个很愉悦的过程,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故事,每个人天生就喜欢听故事。

丑的还是丑

因为想着把之前做在本子上的笔记搬到平板上,也当可以温习一遍,就想着买一根电容笔。在官网监控了好久,价格也不见得有浮动,咸鱼二手又不放心,就在微博搜索了推荐款平替笔。

几乎一系列推荐的都是益博思,我想这广告商业忒用心做了这么多软广,想必不怎么好用,最后纠结了许久还是花了159块钱买了它。

益博思基础款

新东西新鲜感驱动着我每天用平板做阅读的兴趣,用它在电子版上用荧光笔划重点,长按查词,甚至拉动视频进度条都想用笔替代,我简直太装了。直到后来,我用它在板子上写了字,妥妥的另类买家秀,真的是你平常的字有多丑再好的笔也救不了。

茶客

前些天我表姐打趣我说,还不懂得挣钱就喜欢喝茶。真的委屈,我叫我爸把家里边剩的茶寄过来就行,可他硬要说要买新的过来。于是托了茶行的兄拿了两罐单丛茶叶,今天尝了一下,果然是我爸喜欢的味道。

起初只是想喝茶提神,现在是喝成了一个习惯,并且带上了一屋子的人。

社死现场

快递小哥进不来学校,把快递放在了门口,虽然小哥做法不太好可情有可原我也不计较。可他电话里头说快递放在了垃圾桶旁边,烦扰了我一个上午,吃个饭都吃不好。就怕被哪个细心的阿姨打包丢上了垃圾车,或被哪个有缘人随手带走。

好在,我到的时候快递还在,就是不太好找。

进大门的时候给门卫保安看了一下校园卡,手习惯伸去测体温。门卫带有口音的粤语示意着我什么,可是我听不懂。他手指向一台机器,我瞟了一眼,摄像头带着传感器。我很吃惊,学校竟然有刷卡入校服务了?最后保安看不下去了,用普通话和我说那机子不是刷卡用的,这时候机器突然报了体温正常。排在身后的同学都笑欢了。

智齿

最近身边的人拔牙齿的、做牙齿的好多。舍友以前补的牙松动了这阵子去了牙科诊所治疗,已经做完了第二个疗程。宿舍隔壁的小兄弟拔了四颗智齿,是我暂时打听到的最猛的一位了。陈和她朋友前两天也去牙科拍片拔了牙,拔一个智齿将近一千块。

人生第一颗智齿还在我的右上颌牙弓生长,今天闲着没事用舌头探了一下另外一边,里头也长了一个苗头。从小学后就没去看过牙的,突然间多冒出来的两千块钱让人发慌啊。

Hello World *?

前些天给博客换了一个主题并对主题样式做了一些修改后,对博客的浏览频率和满足感直线上升。于是我考虑要写点什么,写点起码是我觉得有趣的东西,可肚子里没有一点墨水,也不能不懂装懂,后来放弃了。

我又翻看了一下以前写的文章,越发觉得不耐看,本不是记忆里深刻的东西,硬记在了时间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