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杂话

过年了,服务器域名又得续费了,然而我忘了我是和哪个主机商买的来着?

昨晚十一点开着电表萎靡的小绵羊从东边的国道回家,天晚很冻。对于广东今年这个不争气的冬天来说,能有这么几天温度在十六七八九度已经算是很奢侈了。今年买的中长大衣在衣柜积灰已久,无奈也只能留着给下个冬天,真心希望下个冬天能争气一点。

作为一个南方生存了十几二十年从未见过北方风雪的年轻小伙子,多么希望可以摸一摸那些出手于北方户外设计鬼才的雪人。今年,跑了两趟湖南,十月份孤身一人提着大包小包坐了十四个小时火车去了一趟张家界,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自由行,我把九月份的计划在国庆七天假期内还算顺利全都施展开来,我体验到了假期酒店毫不留情的价格飙升,体验到被旅游业带飞的湖南美食,看到了绿到发麻的凤凰古城江水,还有长沙各条老街密密麻麻的人群。张家界的风景很震撼,我的单反都看哭了,十月份的广东很热,十月份的张家界有点冷,特别是海拔几千米的高山上。

第二次去湖南已经是元旦,那天广东天气很冷,北方暴雪,高铁晚点了三个小时。在三个小时里边,我和随行的小姐姐渐渐话淡,气氛尴尬,我的心情很急躁,但小姐姐未过分表露出她内心的嫌弃,反倒一直安慰着我,真的很欣慰。车来的时候,小姐姐说终于能看到雪了,我确实有点高兴坏了。一路上,车窗外一片漆黑,在衡阳中途停靠站的时候,灯光才能让我们勉强看到地上一层薄薄的雪霜。到达长沙南的时候已是晚上近十点,刚下车一分钟的她很高兴,如寒冬中的熊熊烈火,一分钟过后的她,就如冰箱中的果粒橙,微甜。那晚叫不到滴滴,拉客的人很多,我们上了一辆黑车,小姐姐嫌弃我坐车花钱太多不值得。路上很滑,司机一路上来的很慢。

到酒店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彼此都很疲惫,特别是她。如果列车是正点到达,我们应该在某个馆子里边吃着火锅,然鹅。行吧,小姐姐很附和我说随便吃点,我们在酒店周围冒着滑倒的风险走了一遭,美团周围推荐的好店一家也没开,小姐姐搀着我这个如六七十岁的老人一般,走进了一家烧烤店。等了好久,我们如愿打包了一堆烧烤和一瓶江小白,小姐姐一如既往搀着我回了酒店。小姐姐并不是很能喝白酒,我只喝了一点点,第一晚,我回了我自己酒店房间睡。第二天,我们互相搀扶着走过长沙的大街小巷,在漫天飞雪里两个南方人被冻的瑟瑟发抖,她始终没有一句退缩抱怨,但我知道这个旅途本身就是个错误吧。后来回来的那一天,我们在一起了。

那天回公司的路上虽然兜兜转转几个小时,但说实话一点也不觉得累,感觉生活中又多了一类东西,可以让我无比珍惜的东西。在车站买票的时候,我买了一包利群和一个火机,抽上一口烟,那一口烟差点让我晕了过去。

转好几趟车,到了我心心念念的实习地点。我已经离开学校几个月了,我还有半年的实习时间,在这个不太山卡拉的地方,领着微薄的薪水过着无聊的日子。18的职业规划一直做到19年,有时总用“出来时间还不太长,本身阅历不及别人丰富”来欺骗自己,消除自己仅有的嫉妒而又不向上进的心。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