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无读书年 已是上班月

昨晚十一点的东莞站很安静,出站口前的茶山广场并不是那么明亮,街道边成群结派的拉车师傅们大声对话,而拖拉行李的却只有有寥寥几人,我坐的这班车大概是最后一班吧。在陌生的地标前叫了滴滴,也是几经波折司机才接到了我,庆幸的是滴滴也是一个热情的师傅,在七八个小时的奔波后我还有心情和师傅聊聊家常。今年不再坐车去佛山,实习完这几个月我就要告别这十几年的读书生涯,正式成为一个二线城市的打工仔了。今年回家的这两个星期,长辈们给我灌输了不少经验之谈,想让我一个人在外多多实践实践。实习的这两个月来,分毛无存,反而透支。年后在家收到了一封来自学校的喜报,上边写着我上个学期共拿的奖学金,这已经是上大学来第二张喜报了。爸妈看了后,我可以从他们的眼中和表情读出,他们实打实认定我在外的生活是真的挥霍过度,但他们都没说什么。前几天准备出门时,老爸托老妈子给了我点钱,但我拒收了,老爸还因为这个和我冷战,可我真的是不能再拿这钱了。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