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理发 气得不想喂鸡

剪完头发的我,数着楼下大街上的红蓝白标志灯,这条街居然开了不下十家理发店。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走进这家店,我也不清楚我为什么还会再来一遍而且还拉上了我的一个好同事。

这家发廊比较独特,门前没有过于张扬的滚动着的红字广告牌,仅有站在门前时不时还倚靠着门边的姐姐。她们对每一个有着准备走进店的客人漏出生硬的笑容,只要客人进入门店,她们两个便争先恐后拉着客人,脸上的笑容如脱缰野马,不再矜持。若不是店内坐着人可能打架都避免不了,相信只要她们在同个店内,以后都成不了朋友的吧。 她们其中的一人会带着你先去洗发,洗发之余还有另外的服务,比如按摩,不过都是正常的服务。

很奇怪,我受不了陌生人触碰我的身体,条件反射也异常强烈,就如触碰到反射弧胳膊肘就不由自主进行肘击那种,所以前两次过来剪发我都推掉了泰式按摩服务。今天给我洗头的姐姐看着脸熟,上回给我洗头的时候和她谈的很来,从北方独自下来广东打工的故事听得我是热泪盈眶,让我懊悔自己为如此无能无干劲,这可在给我一段时间内打了不少鸡血。但姐姐对我很是陌生,我想也是,姐姐阅人无数,工作辛苦,忘了我也是正常不过。

姐姐直接把我拉进洗发室,我刚坐下,姐姐就拿出几瓶我不认识的东西,我问这个是干什么的呀。姐姐匆忙地说给我做一个泰式按摩,我慌了。我跟姐姐说我赶时间,随便洗个头就好了,就和上回那样洗个商务的吧。姐姐把那几瓶怪东西放进柜子的时候我隐隐约约看到她脸上的失落,甚是心疼。心疼归心疼,我还是躺下让姐姐给我洗了头,姐姐问我要洗什么洗发水,我说都普通的就行,她拍了我几下头发指出我的头发有点粗糙应该洗湿润的,我就说那来个吧,洗发的时候姐姐没有过多的问我力度和感受,只是觉得她的力度好像有点猛,手指有点僵硬,犹如我的老妈过春节前洗被单一般,还好我的天灵盖比较硬。好巧这时候我的好同事也进来了,他进来就躺在了我旁边,在洗完头时我转过头给他电了个眼。

走出洗发室,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由于商务剪发无外包预约老师服务,只能安静等待理发师的到来。第一次来剪发的时候,那个人用头梳挑拨了一下我粗长的头发,建议我烫发再剪,强调了烫发可以免费剪发,听着不错呢,我直接给推掉了。之后他用娴熟的手法帮我推掉了两边,清理了一下并稍稍上推了我的发际线,一个头发便在不到十分钟给我剪完了。第二次来这里的时候,给我剪发的是一个稍微年长的叔叔。除了以前小时候在家接触过理发的叔叔外,这几年在外头接触的一直是后生仔。我不由得对这位叔叔产生敬畏之心,还好的是这位叔叔剪发还可以,边剪边聊天,我的头发呢也还是短了两边顺便提高点发际线。突然有位哥哥在后边拍了我肩膀示意我坐过去他那边,所谓狭路相逢,又是第一次来的时候的好位置,同样是第一次来这里时的那位剪发老师。在心里,我已经打好了下次不再来这里的念头,既然第一次是在这里开始那么最后一次也在这里结束吧。不出所料,吊儿郎当的他同样不到十分钟给我剪完头发加上给我冲水正好十分钟,可以啊大兄弟,不由得让我竖起大拇指。冲完水他还给我吹得彻底趴下去,有无见过当年红遍江南的F4?这次他连蜡都不给我打了。

结账的时候我发现比前两回多出了十块钱,这十块钱洗得我的头是很湿润啊。走之前我回头望了一下这间发廊,本想感慨一番,看到我同事才刚刚从洗发室出来,我这才想起原来我是和我同事一起来的,我觉这钱得他花的比我值。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