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呆的这几天,我手机每天使用时间都大于十二小时,没电就接充电宝。客厅最舒服的位置就是茶水零食触手可及及插座线头巴拉得到的地方,我每天都要坐在那里五六个个小时。

晚上喝水的时候无意间瞄到老爸在玩微信的小游戏,他是真的入迷,从下班回来坐下就没停过,要放我上学那时候学他这么玩,早被打上清华北大了。我知道那是什么小游戏,我也试图超越他的游戏记录,秉着无聊的态度玩了半个多钟也才玩了四位数,还差一位数。

妈是更无聊,我看着她看完一部四十集的电视剧,软件又给她推荐了一部电视剧,也有四十多集,而且又快看完了。电视基本就她一个人占着,倒也没人和她抢。无聊了她也会打开抖音刷刷视频,老年人这样挺好的,但我不喜欢她在家外放的太大声,也不建议她看太多。

老妹年前买了十字绣,闲暇有时一边煲剧一遍走针,大多时间在看书和学习,比我做大学生时自律多了。自己买了笔记本后也没和我抢家里电脑用,可家里的电脑都积满灰尘了,那天我实在看不惯去抹了一把,把音响也开了一下。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爸和我谈起这该死的疫情,一脸严肃正经。是啊,都重视起来了,年前我可是往最坏的地方和他们普及,现在他们开始“反普”我可真感到欣慰。特别是谣言四起的消息喷发使得引发地区性的骚乱后,让我们这个本来就安静的农村变得更安静。不想爸妈看太多无聊的又重复性的自媒体,老人家的耐心禁不起消费。

疫情没那么快过,一片消极与狼狈。

戈乐

是的一个非常耿直的化工男。

2 条评论

大致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