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这个月什么鬼天气,五月暴雨六月暴晒。考完试的我成功黑了一圈,提着行李箱从出租屋六楼走下楼梯,额头上汗如雨下。

辞职考试这两个多月时间过的很慢,钱花的很快。在朋友这里呆了快两个月了,每天午餐自己尝试着不同的炒饭,煮不同的汤,晚餐又吃他们做的每顿大餐,着实感激。

端午节前一天晚上订好了车票,本来瞒着爸妈回家,不料刚买完我爸就找我聊家常,于是把回家的事和我老爸说了,真巧。

回家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吃粽子呀,好家伙几年端午节没回家了。小姑自己包的粽子给我们送来了二十几个,我嫂子自己也包粽子,也捎了几个给我们。不得不说,甜的粽子比咸的粽子好吃多,在我们这边基本做的都是甜粽子。糯米拌豆沙染成棕色糯米团,糯米团里边包裹这鸟蛋和橙皮,填满粽叶的米团一角还安上了甜甜的蛋黄,不变的味道。

端午那天晚上和我妈去看了我外婆,外婆年纪大了,前阵子脑梗走路不方便,现在好多了只是双腿没有知觉走不了路。外婆一见我,乐坏了,一句话没说却对着我笑了半天。

那天晚上我们离开后,我舅舅也回去吃饭,她老人家一个人在床上躺着,觉得尿急想起来上厕所,她本觉得自己可以靠撑着椅子走动,起来时四肢无力,整个身子摔在了地上。我舅舅很快吃完饭回来,看见我外婆在地上躺着吓坏了,赶紧撑起她来,舅舅问起原因我外婆没敢说。直到我姐过去给她洗澡的时候摸到她的头,疑惑头上为啥有个大包,我外婆一哆嗦赶紧问是不是有个包,我姐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发现真有个大包而且还有一条伤痕。直到我舅舅出去后才和我姐说是生怕我舅骂她才没敢说。听我妈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是又怕又想笑,老人家虽然脑梗但脑子还是挺清醒的。

天气一热睡觉真的是超级不舒服,在朋友家寄居时打地铺还可以,回到家开空调睡觉很不习惯,唉没想到在外倒哪睡哪的我居然对家里的床生铺。

这是我回家头一次被我家里人说胖了,脸上有点肉了,倒是那天我爸来高铁站接我的时候我发现我爸瘦的厉害,给我搬行李箱时的一瞬间感觉我爸老了许多。和我妈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我有点害怕,我妈说可能是之前一段时间我爸早起捕鱼的工作强度实在太大。

行李什么的都寄到家了,今天几本书也寄回来了,好家伙才几本书快递费二十多块钱。当时读政治理论的时候喜欢上了毛泽东选集,现在考试完了终于有机会瞄瞄了,为了能够满减在购物车里加了一本书。(泪

戈乐

这家伙很随意什么乱起八糟的都讲。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