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的一个台风夜

于 2年前

零六年的时候我家一层半,楼上那半层是我爸在听取我们俩兄妹的意见之后建上的,算是满足一下我们兄妹俩一个小小心愿。离新家不远那栋老房子,只有一层,没有楼梯,一层最里边就是我们跟爸妈的卧室,小时候,我们兄妹俩一到我大姑家就想爬他们家的楼梯,上个二楼看看风景,上上下下爬楼梯的感觉真好,久了大人也有些嘴边风。

于是后来,我爸在准备盖新楼时就问了我们兄妹,要不要弄个楼梯,然后我们今后睡楼上啊。我们兄妹俩自然是很乐意,心中难提有多高兴了,记得那时候我爸在吃饭的时候经常跟我们开玩笑说楼梯不弄了,搞得我们是又气又无奈,哦我那个四五岁的妹妹有次还哭了可把我爸急死了。其实照我家的条件,盖那个房子时是欠人家不少钱的,只是老爸少跟我们提起,后来长大我妈才一点点告诉我,钱是还了几年才还上的。

当时第二层的并不是用水泥筑的天花板,而是买的一些比较耐用的屋檐材料盖起的一个顶,经过风吹雨打,每当大风大雨自然就渗水,有时候大半夜外边下起大暴雨,雨水沿着檐架滴到你熟睡的脸上,人一醒,就再也睡不下了。但如果遇到的不是大暴雨,是台风的话,那就真的是没法睡觉了。

零六年的台风正好在我们那边登录,当时小学给我们放假三天,把我们这几个孩子给乐的,但爸妈都慌了!台风嘛,小孩子总是很好奇什么是台风,那年我们这边的特别多,我经常看着电视机的气象频道反复播放的气象科普,觉得大自然真的很神奇。爸妈那时候是真的很慌,他们怕的不止池塘里准备收成的莲藕、地里的庄稼,还有的是我们二层楼的屋檐。

台风准备登陆那会,我爸先跟隔壁的阿伯先交待了今晚可能需要寄宿的事情,因为半夜一旦屋檐被掀翻,楼上的衣柜、床都得经受风雨的洗礼,严重的话,我家可能变成一个储水池。我爸那天下午很早就从池塘那提前回来,我妈也提前回来了。老爸和大丈上了屋顶,准备了几根长长的麻绳和几麻袋装起来的水泥沙子,麻绳两端被绑上了水泥沙袋,水泥沙袋在屋檐的前后被放下,麻绳被栓得紧绷,那个屋檐似乎这样就变得坚实了不少。

那天晚上台风还未真正登录,一家人安静的在屋里看电视,爸妈没有说话。外边狂风肆虐,树被吹得左右摇摆的声音让人闻起来不是很悦耳。我们兄妹俩到点准备上楼睡觉的时候,走到楼梯半途时,我妹就已经看到屋檐上的一条裂缝,大风渗过那条缝吹了进来,很冷,那种感觉让人发麻,这根本不属于七八月份的风。

之后我们没上楼去睡觉,爸妈让我们睡楼下,打地铺。和爸妈一起睡的感觉,真的很好。雨是在睡前就开始下,雨下的没有规律,时大时小,听着雨声我睡着了。不就我被吵醒,醒来的时昏昏沉沉看着时钟,半夜一点左右了,爸妈在楼梯那边爬上爬下,黑暗中我只看到一束光束在黑暗中晃来晃去,看的我是越发精神。当光束落地上时有水纹的光影,应该是雨水渗过二楼的屋檐流到了一楼的地上,我清楚的看见,在我们地铺的地砖旁边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我想在这水差点淹到我们的地铺之前应该是被我爸妈用簸箕倒到桶里去了。爸妈还在楼梯边急匆匆地来回走着,忽然间那束光照向了我,我妈拿着手电筒对我们照了过来又被突然压了下去,我急忙闭起眼睛,那个手电筒照得我脸发热,我随性翻了一个身子,眼睛都不敢睁开。

“他们俩睡得真香!真睡得下哈哈哈”,我妈的声音还掺杂着我爸的笑声。

现在想起来都有点想笑,可能我当时如果被发现已经醒过来可能爸妈会觉得更烦吧。在翻身之后我就一觉睡到天亮了,起床我打开了门,爸妈都还没醒,外边特别安静,空气非常清晰,只是外边的路上一片狼藉,树木、家具用品、花花绿绿的东西满街都是,更可怕的是我们屋前那两个老人居住的土房子,没了!我到屋内看了一下我们的二楼,阴暗阴暗,唯独剩下那条裂缝透进来的一束光,哦那屋檐也没有被吹走!我上了楼打阳台的门,刚想踏进阳台就发现,那个水已经把我脚丫子全浸了,阳台变泳池了!又不知道从哪里漂来的好大一块塑料泡沫,我站在上边可以划着水前进。

我们家屋前的土房子在昨晚半夜就已经倒塌,里边两个老人发现的及时早就先出来了。

那年池塘的莲藕全被打烂了,很惨,但我爸都挺过来了,我爸后来还把二楼也给盖上了,还在三楼多盖了半层。那个台风叫珍珠,现在已经被除名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